提問的智慧(2)

————– 明白你想問什麼 ————– 漫無邊際的提問近乎無休無止的時間黑洞。最能給你有用答案的人也正是最忙的 人(他們忙是因為要親自完成大部分工作)。這樣的人對無節制的時間黑洞不太 感冒,因此也可以說他們對漫無邊際的提問不大感冒。 如果你明確表述需要回答者做什麼(提供建議,發送一段代碼,檢查你的補丁 或是別的),就最有可能得到有用的答案。這會定出一個時間和精力的上限, 便於回答者集中精力來幫你,這很湊效。 要理解專傢們生活的世界,要把專業技能想象為充裕的資源,而回復的時間則 是貧乏的資源。解決你的問題需要的時間越少,越能從忙碌的專傢口中掏出答案。 因此,優化問題的結構,盡量減少專傢們解決它所需要的時間,會有很 大的幫助–這通常和簡化問題有所區別。因此,問“我想更好的理解X, 能給點提示嗎?”通常比問“你能解釋一下X嗎?”更好。如果你的代碼 不能工作,問問它有什麼地方不對,比要求別人替你修改要明智得多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別問應該自己解決的問題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黑客們總是善於分辨哪些問題應該由你自己解決;因為我們中的大多數都 曾自己解決這類問題。同樣,這些問題得由你來搞定,你會從中學到東西。 你可以要求給點提示,但別要求得到完整的解決方案。 —————- 去除無意義的疑問 —————- 別用無意義的話結束提問,例如“有人能幫我嗎?”或者“有答案嗎?”。 首先:如果你對問題的描述不很合適,這樣問更是畫蛇添足。其次:由於這 樣問是畫蛇添足,黑客們會很厭煩你–而且通常會用邏輯上正確的回答來表 示他們的蔑視,例如:“沒錯,有人能幫你”或者“不,沒答案 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 謙遜絕沒有害處,而且常幫大忙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 彬彬有禮,多用“請”和“先道個謝瞭”。讓大傢都知道你對他們花費時間 義務提供幫助心存感激。 然而,如果你有很多問題無法解決,禮貌將會增加你得到有用答案的機會。 (我們註意到,自從本指南發佈後,從資深黑客處得到的唯一嚴重缺陷反 饋,就是對預先道謝這一條。一些黑客覺得“先謝瞭”的言外之意是過後 就不會再感謝任何人瞭。我們的建議是:都道謝。)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問題解決後,加個簡短說明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問題解決後,向所有幫助過你的人發個說明,讓他們知道問題是怎樣解決 的,並再一次向他們表示感謝。如果問題在新聞組或者郵件列表中引起瞭 廣泛關註,應該在那裡貼一個補充說明。 補充說明不必很長或是很深入;簡單的一句“你好,原來是網線出瞭問 題!謝謝大傢–Bill”比什麼也不說要強。事實上,除非結論真的很有 技術含量,否則簡短可愛的小結比長篇學術論文更好。說明問題是怎樣 解決的,但大可不必將解決問題的過程復述一遍。 除瞭表示禮貌和反饋信息以外,這種補充有助於他人在郵件列表/新聞 組/論壇中搜索對你有過幫助的完整解決方案,這可能對他們也很有用。 最後(至少?),這種補充有助於所有提供過幫助的人從中得到滿足感。 如果你自己不是老手或者黑客,那就相信我們,這種感覺對於那些你向 他們求助的導師或者專傢而言,是非常重要的。問題久拖未決會讓人灰 心;黑客們渴望看到問題被解決。好人有好報,滿足他們的渴望,你會在下 次貼出新問題時嘗到甜頭。 ———- 還是不懂 ———- 如果你不是很理解答案,別立刻要求對方解釋。象你以前試著自己解決 問題時那樣(利用手冊,FAQ,網絡,身邊的高手),去理解它。如果 你真的需要對方解釋,記得表現出你已經學到瞭點什麼。 比方說,如果我回答你:“看來似乎是zEntry被阻塞瞭;你應該先清 除它。”,然後: 一個很糟的後續問題:“zEntry是什麼?” 聰明的問法應該是這樣:“哦~~~我看過幫助瞭但是隻有-z和-p兩個 參數中提到瞭zEntry而且還都沒有清楚的解釋:<你是指這兩個中的 哪一個嗎?還是我看漏瞭什麼?” ========== 三思而後問 ========== 以下是幾個經典蠢問題,以及黑客在拒絕回答時的心中所想: 問題:我能在哪找到X程序? 問題:我的程序/配置/SQL申明沒有用 問題:我的Windows有問題,你能幫我嗎? 問題:我在安裝Linux(或者X)時有問題,你能幫我嗎? 問題:我怎麼才能破解root帳號/竊取OP特權/讀別人的郵件呢? 提問:我能在哪找到X程序? 回答:就在我找到它的地方啊蠢貨–搜索引擎的那一頭。天吶! 還有人不會用Google嗎? 提問:我的程序(配置、SQL申明)沒有用 回答:這不算是問題吧,我對找出你的真正問題沒興趣–如果要 我問你二十個問題才找得出來的話–我有更有意思的事要做呢。 在看到這類問題的時候,我的反應通常不外如下三種: 1. 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? 2. 真糟糕,希望你能搞定。 3. 這跟我有什麼鳥相關? 提問:我的Windows有問題,你能幫我嗎? 回答:能啊,扔掉萎軟的垃圾,換Linux吧。 提問:我在安裝Linux(或者X)時有問題,你能幫我嗎? 回答:不能,我隻有親自在你的電腦上動手才能找到毛病。 還是去找你當地的Linux用戶組尋求手把手的指導吧(你能 在這兒找到用戶組的清單)。 提問:我怎麼才能破解root帳號/竊取OP特權/讀別人的郵件呢? 回答:想要這樣做,說明你是個卑鄙小人;想找個黑客幫你,說明你是個白癡! ============== 好問題,壞問題 ============== 最後,我舉一些例子來說明,怎樣聰明的提問;同一個問題的兩種問 法被放在一起,一種是愚蠢的,另一種才是明智的。 蠢問題:我可以在哪兒找到關於Foonly Flurbamatic的資料? 這種問法無非想得到“STFW”這樣的回答。 聰明問題:我用Google搜索過“Foonly Flurbamatic 2600”,但是 沒找到有用的結果。誰知道上哪兒去找對這種設備編程的資料? 這個問題已經STFW過瞭,看起來他真的遇到瞭麻煩。 蠢問題:我從FOO項目找來的源碼沒法編譯。它怎麼這麼爛? 他覺得都是別人的錯,這個傲慢自大的傢夥 聰明問題:FOO項目代碼在Nulix 6.2版下無法編譯通過。我讀過瞭FAQ, 但裡面沒有提到跟Nulix有關的問題。這是我編譯過程的記錄,我有什麼 做得不對的地方嗎? 他講明瞭環境,也讀過瞭FAQ,還指明瞭錯誤,並且他沒有把問題的責任 推到別人頭上,這個傢夥值得留意。 蠢問題:我的主板有問題瞭,誰來幫我? 普通黑客對這類問題的回答通常是:“好的,還要幫你拍拍背和換尿佈 嗎?” ,然後按下刪除鍵。 聰明問題:我在S2464主板上試過瞭X、Y和Z,但沒什麼作用,我又試瞭 A、B和C。請註意當我嘗試C時的奇怪現象。顯然邊帶傳輸中出現瞭收縮, 但結果出人意料。在多處理器主板上引起邊帶泄漏的通常原因是什麼? 誰有好主意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測試才能找出問題? 這個傢夥,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值得去回答他。他表現出瞭解決問題的 能力,而不是坐等天上掉答案。 在最後一個問題中,註意“告訴我答案”和“給我啟示,指出我還應該 做什麼診斷工作”之間微妙而又重要的區別。 事實上,後一個問題源自於2001年8月在Linux內核郵件列表上的一個真 實的提問。我(Eric)就是那個提出問題的人。我在Tyan S2464主板上 觀察到瞭這種無法解釋的鎖定現象,列表成員們提供瞭解決那一問題的重要信息。 通過我的提問方法,我給瞭大傢值得玩味的東西;我讓人們很容易參與並 且被吸引進來。我顯示瞭自己具備和他們同等的能力,邀請他們與我共同 探討。我告訴他們我所走過的彎路,以避免他們再浪費時間,這是一種對 他人時間價值的尊重。 後來,當我向每個人表示感謝,並且贊賞這套程序(指郵件列表中的討論 –譯者註)運作得非常出色的時候,一個Linux內核郵件列表(lkml)成 員表示,問題得到解決並非由於我是這個列表中的“名人”,而是因為 我用瞭正確的方式來提問。 我們黑客從某種角度來說是擁有豐富知識但缺乏人情味的傢夥;我相信 他是對的,如果我象個乞討者那樣提問,不論我是誰,一定會惹惱某些 人或者被他們忽視。他建議我記下這件事,給編寫這個指南的人一些指導。 ================ 找不到答案怎麼辦 ================ 如果仍得不到答案,請不要以為我們覺得無法幫助你。有時隻是看到你 問題的人不知道答案罷瞭。沒有回應不代表你被忽視,雖然不可否認這 種差別很難區分。 總的說來,簡單的重復張貼問題是個很糟的想法。這將被視為無意義的 喧鬧。 喧鬧。 你可以通過其它渠道獲得幫助,這些渠道通常更適合初學者的需要。 有許多網上的以及本地的用戶組,由狂熱的軟件愛好者(即使他們可能 從沒親自寫過任何軟件)組成。通常人們組建這樣的團體來互相幫助並 幫助新手。 另外,你可以向很多商業公司尋求幫助,不論公司大還是小(Red Hat和LinuxCare就是兩個最常見的例子)。別為要付費才能獲得幫助而 感到沮喪!畢竟,假使你的汽車發動機汽缸密封圈爆掉瞭–完全可能如 此–你還得把它送到修車鋪,並且為維修付費。就算軟件沒花費你一分 錢,你也不能強求技術支持總是免費的。 對大眾化的軟件,就象Linux之類而言,每個開發者至少會有上萬名用戶。 根本不可能由一個人來處理來自上萬名用戶的求助電話。要知道,即使你 要為幫助付費,同你必須購買同類軟件相比,你所付出的也是微不足道 的(通常封閉源代碼軟件的技術支持費用比開放源代碼軟件要高得多, 且內容也不那麼豐富)。

You May Also Like